李家祖坟位于村东一里许,后来李松长大了

话说在很久前,在皖南一个峡谷沟里,有个桃花村,话说这桃花村里抗日时期出了个打鬼子的勇敢叫李松。李松在战场上牺牲后,他的部下就将她骨灰带回家乡,准备选一块风水宝地,落叶归根!

三 新的坟冢

不过纸活、喇叭班子、棺木啥的都搞好了,这李家就是没请来风水先生来看风水选墓地。

   
上章节提到苏家先祖立了新茔,子孙归了去。地点在离朱庄村两里许正西方。靠近鹿郸县道,后世常去祭祀,逢年过节,络绎不绝。只是以后各家再回老家的养父母长辈。只好重复立茔葬在自家田里了。想来令人唏嘘扼腕。只怕百年后头子子孙孙都各祭自家曾祖。高祖,天祖坟前无人问津,即使想拜也处处可寻,且不难过。由是而记下这章。

原先,这山沟沟里只有一个风水先生,叫宋正德。可是这个人极为狡诈记仇,还特别贪婪,假诺钱没给到位,或者没伺候好她,他就给人家使坏下绊子,轻一点的令人家不得安宁,重的让人家破人亡。村里人背后都叫他,宋缺德!

 
 李家祖坟位于村东一里许,李庄村后,现今占地十亩左右每到阳春此地开满绿色的小花,一排排的,有的开在坟头,有的开在路旁,有的开在两坟之间,雅观极了。也是在这时候上学,放学特意要走在里头,打闹追逐,做迷藏,玩游戏,乐在其中,留恋忘返。当时中间一条“神路”自西向东蜿蜒。步行约十步右手边两株柏树30公分粗细。经常爬上去搉些茸枝拿到该校里嬉戏。再往前百步遥,有一庞大的土冢。这便是李家鼻祖长眠之地了。

还要这老李家和老宋家一向不和。老宋家先祖是富人,就算后来衰退了,可是没少欺负老李家。后来李松长大了,还狠揍了宋家人几回。所以假诺请宋缺德来选风水墓地,他李家还是可以部分行吗?

 
沿着李庄村主道往南一里左右,再往西一折,大概五百米。就是朱家祖坟所在地了。一向怀疑:因为朱姓世世代代住在朱庄,却为啥坟冢稀少。后来听朱家后人说本来祖坟是在清水河北,段庄北,后来风水被毁,又费了几番周折请了知识分子四处寻找藏风纳气的宝地,才又在最近的岗位立了茔。至此才解开了心里迷惑。因为临近李庄,鸡鸭常在四周觅食,坟头并无杂草。常见几簇玉米秸秆在中游稀稀拉拉的杵着。森森然,夜里甚恐怖,不敢靠近。少时,约莫十岁左右,见一中年妇女,跪在坟前,哭喊着父母,村里几位婶嫂在旁边只听得老泪纵横。纷纷劝不停,少顷,一个同村婶子拭了泪说道:“傻娇(音近)别哭了,哭你爹妈也听不见了,跟我回家吧——————”说着几个四嫂一同搀着,跩着,安慰着,回家去了。

这一日,李松四嫂的家长来看外孙女。老爷子一进后屋,就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,抬眼看见堂桌上摆的骨灰罐子,心里登时有了数,便转了出来。

一到前屋,老爷子就问道:“我说丫子,怎么还不给葬?放在家里不是个事呀!”

李松的表姐叹了口气,将业务的案由说了。老爷子一听,说:“丫子,你爹当年在湖北的时候,但是出了名的风水师傅,因为替人看风水,天机泄露得太多,遭了上帝的罚了,家里子女一贯养不大,从这未来就不再看风水了,这才有了您和你弟。我去看看吧!”

没一会儿,李松三姐便带着老衡山到老李家的祖坟踩穴去了。

壮汉俩到了老李家的祖坟地,老爷子一看,心里即刻一喜,这地势好啊,最北面一座大土坡,主坟就在土坡前,坟头一棵皂角树,长得这叫一个枝叶茂盛。

就在此刻,东南方向忽然飞来一只麻雀,在主坟头上兜圈子一周,落在主坟旁边的一小块荒地上了。

老爷子心里即刻乐开了花,地不生毛,有鸟为朝,这是传说中的金刚地啊!不论男女下葬于此,子孙后代其中,生男成龙,生女化凤,福荫数代啊!

但是老爷子却出人意料转头对孙女大声说:“你们老李家的祖坟地正确,除了主坟旁边不长草的空地,其它地方都能葬。”这话被私自跟在相邻的宋缺德听到了,心中大喜,又想使坏。

不过外孙女听了老爷子的话,于是和亲人商量后,准备就遵照老爷子说的如此办!

其次天,在挖穴之时,挖出了一个大石碑,下边还写着“葬于此,十日内必遭难。”李家人大吃一惊,觉得老爷子肯定是不懂风水乱说,没办法只可以去找宋缺德救命。

宋缺德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昨夜他偷埋的这块石碑,胡吹乱侃了一通,又拿出罗盘,径直走到这块不毛地前,只听宋缺德大叫一声:“好地!就是这里了!这里四面环草,志得意满,好地啊好地!”

我们就遵照宋缺德吩咐,将李松的骨灰葬好,忙活到礼毕,众人才回李茂家吃白席去了。

宋缺德万分安心乐意,以为拿了钱,白吃白喝还使了个坏,就多喝了几杯,回家已经眼冒金星的了。

刚入睡没说话,宋缺德忽然浑身一激灵,只见从外面闯进一男一女五个小女孩儿来,五个小女孩儿一见宋缺德,就悔过喊道:“老爷,老夫人,就是那家伙,躺床上睡着吧!”

话刚落音,又进入一耆老和一老太,老头一见宋缺德,破口骂道:“你一个早上就给自身败光了,弄得大家举家居无定所,实在恨死我了,来啊!给我打!”

宋缺德是玩风水的,立时知道过来,这人似乎依旧自己的上代先人,只好心里暗暗叫苦。

那老人一见,又骂道:“你还错怪了?告诉您,你前几日给李松选的这块地,是我们老夫妻的墓穴,当时我们就满足了这块金刚地。可惜李家死活不卖,我们只可以让孩子偷偷将大家葬在那里,所以宋家这样多年来,一向顺风,子孙繁盛。”

“但您前几日把李松给葬我们地方了,这李松是在战场上战死的,这是凶神啊!还偏偏就葬在大家头顶上,青石啥地方还护得住?

这个人闯进大家家,自己霸了这块金刚地不说,还将大家多年积累的家底尽数拿了去,说这是李家的坟茔,我们葬这了就要做她的打手,要持续多长时间,宋家必定败落。你不怕老宋家的罪人!”

说到怒处,老头儿冲了过来,对着宋缺德的脑门儿就是一拳,宋缺德只认为脑门一疼,“嗡”地一下,就咋样都不明白了。

其次天一大早,宋缺德就疯了,不停地嘀咕:“害人终害己啊!害人终害己啊!”

再多少个月,入冬了,宋缺德被人发觉冻死在了祥和的破屋里,死的时候脸上还有多少个小朋友的巴掌印。

倒是李茂夫妻,生了个大胖外甥,一家子越过越滋润,听说后来这娃长大后当了兵。李丽水来的这么些部下,活着的都成了领导,在官场上混得风生水起。

图片 1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