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成龙见小羊用草帽装着无数红的、黄的野生毛桃、山楂,从轿中走出新郎官

关注一航经济学与艺术每天都分外

关爱一航管法学与方法每天都独特

第七章  上一章

作者/吴远道/王介贤

作者/吴远道/王介贤

第九章 上一章

     

图片 1

        二虎带着小羊在多云山

一顶青衣小轿逐步向王家移来,无乐队、无彩色,冷冷清清。柴门土屋前的太阳倒是灿烂,山野的风也和煦。叽叽喳喳叫唤不停的喜鹊在树上飞来飞去,给这家的亲事增加了略微的上火。小轿停在门前稻场上后,从轿中走出新郎官。随之而来的除了六个轿夫外,还有一位二嫂。

       
余茂堂家的大管家余承主,带着三少爷耀祖的幼子余成龙上山打猎玩,打了大半天,仍是包罗万象空空。

老曾祖母在房间抱着云雀、小蝶在痛哭。戴芝招呼他们四个人进屋,落座,上茶水。

       
余成龙见小羊用草帽装着不少红的、黄的野生毛桃、山楂,一个个鲜熟,羡得流口水,便走上前:“小羊,本少爷要尝鲜,快把野果送过来!”

“姑姑在上,请受小朋友一拜。”新郎官正弯腰下跪,戴芝一把扶起。

       
小羊坐在岩边一块大石头上注意吃野果子,装作没听见。等余成龙再吼时,他提升地说:“我凭什么要给你!”

新郎官说:“因匆忙,准备不及,礼数不周,请老人海涵。”

        “你家是我家的佃户,我就是你们的持有者,你敢不送?”

“我不怪你,只怨我儿命薄,领养小蝶的人来了呢?”

        “山头上的野果子多的是,你想吃,自己摘去。”

“来了,这位晏表姐便是。”

       
“哈哈,你个小羊羔子!还有几分胆量,还敢跟本少爷顶嘴,看自己怎么处置你!”余成龙说着,说着,真的上前要夺小羊摘的果实。小羊护食,逃不脱,便同二虎见了,大声喝止。这时小羊从地上拣起一块石头,余成龙一见,怕打,陡起恶心,奋起一脚将小羊踢下悬岩。二虎见哥哥被踢下悬岩,便从岩头冲下来,与余成龙拼搏,二虎越打越猛,喊道:“还我小弟,还自己兄弟!”二虎猛吸一口气,将余成龙推落岩下。

晏表妹上前:“王五娘,谢谢你照顾大姐,把一个天仙女送我膝下。这里有两块银元请收下,算自己报答你对小蝶的养育之恩。”

     
余承主在远方大声威胁,但喝止无效。他见大祸临头,便飞奔下山,要捉拿二虎。二虎一见不妙,拔腿就跑。

戴芝摆手说:“大妹,这钱本身不要,只要你善待小女便成。请各位稍等。”

        大管家举铳就打,惊得鸟飞兽逃,二虎丢下羊已跑得不知去向。

戴芝说罢,来到哭成一片的屋子里。

        余承主背回成龙尸体。

云雀见娘进来,扑向娘:“娘,我和胞妹都走了,剩下您和祖母如何是好?”

        余家人赶到王家要人:“快把杀人犯王二虎交出来!”

图片 2

      王家得知意况,戴芝和妈妈与余家争持,命大牛和云雀上山查看。

小蝶也扑到娘怀里,哭道:“娘,我不走,我不走!”戴芝抱着小蝶,老奶奶抱着云雀。房里又哭成一团。

       
二虎等余承主背走了余成龙后,才来到大哥身边,抱着大哥血肉模糊的尸体大哭,然后赶紧躲进石洞,直到天黑下来,四周看了看,见无动静,才走出石洞。

戴芝边哭,边想:新春来说,家遇灾星。先是张爹爹客死家中,尸骨未寒,小羊又去世,大牛被抓做长工,二虎有家不可以归,老五一走消息杳然。目前云雀、小蝶又要撤出……真是祸不单行!越哭心越痛,越想越伤神。但想到客人在外,强打精神,抹了把眼泪,再接近她的心肝宝贝,从头上解开一根红头绳,亲手为小蝶扎上,心中为孙女祈祷。痛哭一阵,对小蝶说:“娘对不起你。儿呀,从今愿你粥锅跳到饭锅里,丰衣足食交好运啊!”

       
在上山的旅途,云雀大牛碰上了正背着小羊尸体下山的二虎。兄弟姐弟相抱,恸哭起来。等平静了些,云雀问二弟是怎么回事。二虎告诉小妹顿时的动静。

小蝶哭喊:“娘!”

       
大牛听后,非常悲壮、痛苦,又百般担心,对二哥说:“小羊和成龙都死了,他们是一命抵一命。余家财大势大,正在我们家滋事要抓你,你无法回去,我们斗可是他们。”

云雀也哭叫:“姑奶奶!”,又对娘说,“孩儿走后,您和祖母要多保重!”

       
云雀也说:“大弟说得对。这世界,我们有理也斗不过他们。只要她们抓不到你,那事情就好办了。大牛,我俩分个工,你背三哥回家,我送堂弟去吴家山我婆家躲躲。等娘拿了意见再定表哥的去向。你们看可不可以?”

外祖母用手揉了揉枯涩的老眼,告诫云雀:“好女儿,不许再哭了。到夫家后,要学你娘这样贤德,善待公婆和丈夫。有空常回家探望,外祖母和你娘都想你。你娘的苦,外祖母最知。为子女,你娘未睡过一天安稳觉,没少吃剩粥残羹,没少沤尿湿的床被。浆洗缝补通常到半夜三更……云雀,不求你报答她什么样,只望你常回家看看,常和您娘拉拉家常。”

       
大牛说:“现在只能这样办了。你们趁黑夜上山,千万千万不要显露了行迹。大姐,就是到了您婆家也不可以住在他们家里,要躲在山洞里,余家鼻子像狗一样灵得狠,他们会猜疑到你们婆家的。”

图片 3

       
“大弟的话有理,我们注意就是了。小羊四哥的死对母亲和娘的打击很大,你早晚要照顾好他们。

云雀哭声停止,但泪水长流:“外婆,娘亲!
外祖母的话,孩儿记在心,定会常把娘、外婆牵挂,也望奶奶和娘多多保重、保重!”

       
“知道,姐。”大牛背着二哥哭泣着回去了家。天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余家闹事的暂且回府了。大牛把尸体弄块门板摆在石碓屋里,点上一盏梓油灯。此时,娘叫儿、奶唤孙、妹喊哥,一个个痛哭不已。哭得最痛彻心扉的是戴芝。她声嘶力竭地悲歌——儿啊,黄连树上吊猪胆,苦上加苦不堪言!你一出生就在苦水中泡啊,没奶吃嗷嗷叫昼夜不眠。富人家养儿糖果不断,我儿只可以把手指头舔。平时里没油没盐,吃一块红山芋好比过年。富人家请专人伴孩儿玩,我儿在田沟一坐一天。富人家买玩具不是球就是鞭炮,我儿敲竹筒也喜好。富人家孩子穿绫罗绸缎,我儿两块麻布抵风寒。富人家孩子大了上学堂,我家贫穷难让小羊把书念。我儿营养不足多病患,父母也是无微不至捏肉,空悲叹!我儿没过一天好日子,只恨富家孩子莫无王法心太残!小羊儿啊——,何年何月几时日,再听我儿把娘喊?捏捏儿的手啊,亲亲儿的脸,叫娘亲怎舍得、怎舍得、怎舍得……永别心肝!

就在此刻,王大牛抄近路往家跑。

       
戴芝哭得死去活来。阿姨强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壮,上前扯劝。逐渐地,她倒在小羊尸体旁睡着了。戴芝口里喃喃自语,在说着梦话,多次从梦中惊醒。睡到下半夜,醒来后,再无法死亡。大姨对她说,戴芝,你前几天或者躲下,让自家来与余家人对立。他们奈何不了我这把老骨头。戴芝“嗯”了一声。

刚才,他路过余茂堂家大院,准备到客厅办事。院门紧闭,他从门缝往里看,听余耀祖对大管家余承主和众家丁说:“谋害小少爷的杀手王二虎未抓到,你们要致密监视王家。听报告,刚才有几人抬着轿子去了王家,是不是想把人质转走?承主,你带多少人去把云雀姐妹俩抓苏醒!”

       
第二每一天一亮,余家大管家余承主就带多少个打手到王家。他一进屋就揪住刚穿裤子的大牛,凶巴巴地问:“你大、你娘啥地方去了?急迅给自身交出杀人凶手王二虎!”

余承主:“是。我们走,快!”

       
王大牛满腔怒火,想遏制住也不可能,没好声气地应对:“他们都不在家,叫我这时找?再说,我三哥小羊是你们家余成龙谋害致死的,余成龙也是杀人凶手,而且杀人在前,我大弟二虎是为堂弟报仇才行凶的,你们无法乱咬人!”

王大牛一听,吓出一身冷汗,便迅速跑回家告信。在堂屋里的新郎官及多少个迎亲人士听大牛这么一说,紧张起来,都觉得事不宜迟,得快走。

       
“嘿嘿!你倒恶人先告状!那理是明摆着的。我家人少爷误伤了小羊的命不假,可他已一命偿还了一命;你们家二虎害死了本人家人少爷,也应一命偿还一命!”

新人官连忙到房门口:“婶婶,母女情长,不在一时,现在快近深夜了,是否请……”

       
王曾祖母一听,走出去,对余管家说:“我家二虎吓得不敢回家,不领悟跑到啥地方去了?他双亲又不在家,有事我们也作不了主。你们仍旧先回去,等自家外孙子媳妇回家了,你们再来行呢?”

戴芝应道:“好,我家里没个老公,你就把云雀背走吗。”

       
余承主像头发怒的狗,跳起来,嚷道:“说得满意,人命大事不及时解决,还是可以等么?!你们再不交出人来,大家也弄死你们家一个多个三个,叫你们不得安生!”

大牛在门口也催道:“娘,快让三妹、大姨子出来,上路。再磨蹭,就来不及了!”他怕姑婆、娘着急,不敢告诉真相,只不停向二哥使眼色。新郎官等云雀一出去,二话没说,就背上轿。云雀回头向阿姨大喊一声;“娘——!”

        小蝶被吓得偎在小姨怀里,大哭起来。

图片 4

       
余承主一使眼色,一个佣人便去拉小蝶。小蝶紧抱外祖母不放,吓得愈加号啕大哭。她三姨死不放手。大牛怒气万丈要上前尽力,另六个家丁把大牛单臂捉住扭向身后。

小蝶一出来,晏四姐就看得眼直,多俊俏的幼女啊!而且跟孙子振新一般大,呵呵,天意,天意!她心里喜悦不过,快捷背起以后的儿媳。小蝶在他肩上扭头向三姨高喊:“外婆——!”

       
躲在茅屋里的戴芝、云雀再也听不下来了,跑到她们附近,呼叫:“你们这是怎么?”

等他们出发,王大牛那才敢对姑奶奶、娘告知余家来抢人的事。戴芝婆媳一听脸色苍白,惊呼道:“好险啊!”

     
余承主皮笑肉不笑说:“干什么?你儿子打死人在逃,你这些做娘的难道还不明白?!”

王大牛急匆匆离开外婆、娘,一路上跌跌爬爬,赶回余家。

       
戴芝理直气壮:“国家有法,公道自在下方。难道豪富人家就可为所欲为?”

余承主一行扑了个空,气急败坏地直骂。一家丁怂恿说:“管家,大家赶去把轿子截住!”

       
“对了。我家三公子说,他外孙子成龙是王二虎推到崖下,王二虎一定要偿命,跑了和尚跑不了庙;躲过了昨天,躲然则先天。我家三少爷还说,我们家的佃田,不再给您们家种了。你家所欠田租一并清算,今日无钱,大家就带王大牛回家,让他做三年长工,抵租债!我再强调一遍,你们若不把王二虎交出来,我们就抓云雀、小蝶做人质,扣在余府当佣差。”说着,吩咐手下,“把大牛押走!”

余承主眼珠子一转,说:“且慢,她孙女进了轿子便是住家的人,不可轻举妄动,不可以挡住,吴家山的人也不佳惹。”说着,朝柴门踹了两脚,又对戴芝婆媳大骂几句,一挥手,“走,咱们回去再说。”

        王大牛高呼:“娘——”

戴芝婆媳忍气吞声,说:“大管家,大家不送了。”

        戴芝无可奈哪个地点说:“大牛,你去吧,除了欠租,他奈何我们不得。”

她们到底松了口气。戴芝正想进屋,眼前一昏花,倒在门槛上。

        余承主带走大牛,一窝蜂走了。

图片 5

        小蝶扑到娘怀里,哭着:“娘,我怕,我怕……”

(未完待续)

      戴芝抚着他的心坎,安慰道:“小蝶不怕,有娘在不怕。”


     
三姑气得直喘气,用手抚摸胸部,说:“戴芝,老财主心毒狠,他们说得到,做赢得。佃田没收,大牛带走了,他们也在打云雀、小蝶姐妹俩的意见,得想个点子,保全她俩。”

图片 6

     
“娘,别气别急。我已想好了,让云雀尽早过门。叫他自己先天去婆家说一声,让她婆家先天就来接人。若有人家要领养女儿或童养媳,后天也让小蝶走,田地没了,家里存粮也快完了,我也养不活她们了。走啊,走啊,都走吗!”说完,瘫坐在地上。云雀赶忙过去,拉起娘,劝娘:“在那些时候,千万不可能倒下啊,娘!等自己从吴家山婆家回来,还得一起去看二虎啊。”

作者简介:

        余家三番一遍来王家要人。幸亏二虎躲在云雀婆家吴家山,才躲过一劫。

吴远道:男,1965年3月出生于四川英山,网络有名作家,辞赋作家,高级工程师,现任职于襄阳市农机局。曾著有中短篇小说集《哦,纯姐》、艺术学随笔选集《吴远道理学小说选》、长篇小说《黄昏雪》(合著)及《淹死之鱼》,主编《打开一扇窗——西宁文坛网络经济学小说选》;中篇随笔《农村这片天》参评第五届鲁迅管农学奖并入编《河北民众农学丛书网络经济学卷》,《老Q》入编《襄阳中学校本教材》,短篇小说《新年》入围第五届河南理学奖,小说《雨丝》入编《中国散记大系抒情卷》,《赤壁新赋》载《中华辞赋》并被柳州东坡赤壁管理处及印尼华侨收藏;系复旦粤语论坛随笔作者12强,入编《中国作家大辞典》。


关心一航教育学与措施 期待与你碰着

正文为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

星期三 |【社会实际】黄昏雪(9)

文章 |吴远道/王介贤

图片 | 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编辑 | 意融

书友们如果喜欢这篇作品,别忘记了点赞转发哦

       
这日,风声稍微平息,云雀领着四姨,攀藤爬山,爬沟过坎,来到吴家山一处深山老林地,见二虎。

       
这儿松树茂密,流水淙淙,蝶飞兔走,花香蜂舞,鸟鸣山幽。母女二人在一个飞泉挂瀑处停下休息了一会儿,阅览了瞬间周围的情况,便向前边一个石洞口走去。

      洞里的一角铺了些杂草,杂草上铺了床被子。二虎拿着柴刀削制竹箭。

        二虎一见戴芝,就喊:“娘——”,抱住娘“呜呜”地哭起来。

       
戴芝望着被蚊子、虫子咬伤手脸的二虎,心痛地说:“虎儿,让你受苦,受折腾了。”

        二虎不哭了,很坚强地说:“娘,孩儿不怕!”

       
云雀忙把拉动吃的事物送交二虎:“表哥快吃呢。幸喜你当晚逃了出来,余家还在派人无处找你,他们是不肯罢休的。”

        “真烦人,老子跟他们拼了!”

       
“这可莽撞不得,虎儿。你肯定要坚守,千万千万无法回家去;我已赔上了一个幼子,不可能再赔一个了。娘来看看你
,就是要亲口嘱咐你,躲得风雨过,自有出头时。”

       
二虎点着头,继续狼吞虎咽吃东西。戴芝又说,“你大离家半年有余,音讯全无。隔山隔水,又糟糕打听,家中灾难多多,我一个妇道人家主见不周,多么期待你大高速回家。我让你四姐尽快过门,向您表妹婆家要了几块银元,给你做盘缠。”说着把一包衣物放在他身旁,“我让你去黄州找你大,也可避过灾难风头。万一找不着你大,你就是在外围要饭,也不可能回去。听到没有?!”

      二虎突然跪地喊:“孩儿记住了,娘!”

       
“二虎啊!一人在外逢事不行强出头啊。遭逢生气的事,千万要忍,忍住一时之气,免去百日之忧。你见人说话,嘴巴要甜些。凭自己的马力挣饭吃,坑、抢、拐、骗切莫沾……听到没?”

     
“娘,孩子切记在心。”此时的二虎回答得振振有辞,但等到他当上军长,也贪恋钱财,真是此一时,彼一时也。此是后话。

     
“你吃完就离开这里!”戴芝一脸庄敬的表情,不容二虎有丝毫回旋余地。说完,六个人穿森林下山。

      戴芝、云雀久久望着二虎远去的背影,欲哭无泪。

         
二虎早已不复存在,戴芝却仍站在原地眺望。突然,她隐隐约约看到刚才二虎路过的地点,有几个手拿武器的下人好像押着个男女正往这边苏醒。她大吃一惊,晕倒在草丛里。

 云雀看看周围,不知爆发了何等,忙扶起娘。

      戴芝急喊:“二虎,二虎!我的虎儿……”

【未完待续】


吴远道

作者简介:

吴远道:男,1965年8月出生于广东英山,网络知名小说家,辞赋作家,高级工程师,现任职于黄石市农机局。曾著有中短篇随笔集《哦,纯姐》、教育学随笔选集《吴远道工学作品选》、长篇随笔《黄昏雪》(合著)及《淹死之鱼》,主编《打开一扇窗——连云港文坛网络理学小说选》;中篇随笔《农村这片天》参评第五届鲁迅经济学奖并入编《江西众生文学丛书网络经济学卷》,《老Q》入编《湖州中学校本教材》,短篇随笔《新年》入围第五届广东经济学奖,小说《雨丝》入编《中国散记大系抒情卷》,《赤壁新赋》载《中华辞赋》并被包头东坡赤壁管理处及印尼华侨收藏;系交大中文论坛小说作者12强,入编《中国作家大辞典》。


爱惜入微一航法学与艺术 期待与你相逢

正文为原创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版权归作者所有

周四 |【社会实际】黄昏雪 7

文章 |吴远道/王介贤

图表 | 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编辑 | 意融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