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游执意出游,陆员外亦极赏识姬枫才学

文丨焱公子

图片 1

昔者,水神水神怒触不周山。天柱折,灵石四落。

民间传闻,得灵石者,可不断阴阳,容颜常驻,得道升仙。

光阴万年,诸石散落人间,踪迹皆不可考。

共工氏屡忆前事,心下生愧。转世清虚道人,逐一搜采。

却发现,众石为天柱时,因承日月精华,已通灵显慧,如明儿早上凝神化形,不复旧貌。

旅居人间者,唯一所用,无非照见人心。

幸而:玲珑石幻玲珑形,善恶虚空一梦轻。莫道难测石中意,只缘彰昭世人心。

陆游像

首先块守诺石丨龙之鳞

(一)踏雪

1

        雪,平昔下,马背上的前辈咳喘连连。

姬枫,明清景龙年间江州人物,身长八尺,面如冠玉,学富五车,才思敏锐。喜于闲暇时约请三五好友于城外竹林抚琴弈棋,纵论天下,常有不凡灼见。友人拜服枫才,又因其喜着白衫,皆称其为白衣姬郎。

     
“吭……吭吭吭……吭吭”,一阵劲雪刮过,老人呛住了嗓子眼,本就虚弱的身子这一高烧震凉了总体胸膛。

姬枫其人温文沉毅而清雅俊逸,与江州城中陆员外之女陆月琴两情相悦。月琴年方十九,生得明艳动人又冰雪聪慧,与姬枫确实天生一对。陆员外亦极赏识姬枫才学,欣然答应了她的求婚。

       
“老爷!无法再骑马了!您坐到车里吧!”老管家听到胃痛声再也不由自主了,顶着立春从马车上跑下来,雪花将眉眼遮盖,这才让陆务观没有看见他抑制不住的眼泪。

但是祸从天降,大婚前夕发生了骇人听闻之事,一伙蒙面黑衣人忽然手执利刃闯入陆宅,见人就杀,陆家连同家丁下人在内共计九十七口人,竟无一防止。

        “我不坐车,你也不用劝,跟着自己……走就是了!吭……吭、吭。”

土匪见陆月琴生得花容月貌,本想留她见证以供轻薄,岂料陆家小姐刚烈非常,眼见家人均已遭难,趁人不备夺过一把尖刀捅了身边的一个土匪,同时口中叫了两声姬郎,便反手将刀刺进了友好心里。

       
年已耄耋,秋来重病,抗金无一捷报,三年前辛忠敏抱憾而终。陆务观近些日子话更少了,跟随她几十年的老管家也有点猜不透他的胸臆。后天早起,便是飞雪各处,不知怎的,陆务观执意出游,不说去哪,也不说做哪些,外甥、外孙子怎么着劝说都毫无用处。管家只可以带着多少个健康的佣人,驾着马车跟在身后小心伺候。

从此人们纷繁传言,想是陆员外昔年为官时过于清正,得罪了不少权贵,因而在她卸任后才有人买凶杀人。只是人人均想不出,究竟哪个地方势力竟这么猖獗狠毒。

        到底是老管家了,料想强劝无用,换了个说法玩笑道:

江州司马宋镇南亲自主抓此案,并向姬枫郑重承诺,一定给陆家一个松口。

       
“老爷,记得你说过,八岁那年,春分近十日不停,那在南方是百年也鲜有。那年盛夏,您和几个哥们好一通玩闹!二〇一九年这小满也是奇怪,您何不带着多少个少年的孙少爷出来,好一享天伦之乐啊?”

那时候,姬府中却发生了一件怪事。

     
“哼,一享天伦?你啊,不就是想问我干什么什么也不说,执意要出来嘛。”近期几日,山阴的天,阴沉沉的,连陆务观自己都没悟出,竟在那清明时光,表露了少见的一举一动。

2

        “老爷,跟你也有四十年了,什么都瞒不住您。”

此事还得从陆家满门遭屠的第二天说起。

        阴风嘶吼,陆务观双目紧锁,环视左右,视线越来越远。

姬枫得知惨案时,虽震惊莫名伤心欲绝,但仍保持了固定的无声,暗下决心一定找出凶手,以告慰心上人及陆家上下亡灵。凭借姬家在江州的影响力及与陆家的姻亲关系,姬枫得以和官厅一道进入陆家找寻线索。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他果然找到了一枚造型卓殊的玉石。

       
“我八岁时,尚能随意玩乐,孙儿们至极呀。你往北南处看,稼轩登上的北固亭就在卓殊样子。而站在北固山上再向南看……”陆务观哽咽了,苍老的双手逐步攥成铁拳,颤抖着,颤抖着,还有颤抖的声响:

那玉佩色泽剔透,中间隐有一道红丝,一看便不是凡品。

        “那应是自己大宋河山!”

姬枫心知那或者是唯一线索,连夜亲自将之送到了江州司马宋镇南家园。宋镇南见到此物,面色一变,但很快回涨常态,连声说世侄且宽心,凭借此物,本司马必能摸出源头,将有着凶徒绳之以法。

       
“老爷!老爷!快快快,抬上去。那……那……那夏日,怕是过不去了!”管家甚至未曾时间哭泣,冰天雪地哪有何捷径可走,赶着马车,担着陆务观,逆行、颠沛。

姬枫回归姬府,纵然身心俱疲,忆起往昔与陆家小姐的各类美好,心下感伤难以入睡。半夜之时,忽听后院似乎具有异动,遂披衣下床前往查看,赫然望见院中枯井中竟爬出一条藏蓝色大蟒。

图片 2

再细小一瞧,那蟒腹身侧竟还生着五只足。它凭那两足撑起穿衣直立起来,足有三四米高,一双巨目亮如星月,默默盯住了姬枫的眼睛。

(二)梦回

姬枫见闻颇广,即刻发现到此物并非蟒类,也不是龙,而是蛟。

       
“陆公自入秋后身体一向不适,怎么能由着她下雪天骑马呢?”一贯给陆务观瞧病的周公瑾中也略微责怪之意。

按照《述异记》卷上记载:“蛟无角双足,龙有角四足。水虺五百年化为蛟,蛟千年化为龙,龙五百年为角龙,千年为应龙。”

       
“是,是,是大家忽视了。二叔近期何止身体不适,心情越来越低落,寡语少言。今天不知为什么偏要踏雪,兄长和自己都劝不住了,只可以让王管家陪着去了。仍旧……周瑜中,又劳宁费心了。”姑丈出门病倒在陆子修看来不算意外,他平昔孝敬,此刻,除了赔不是也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一朝为应龙,则可手眼通天,通天彻地,肆意跑马,纵横三界。

       
“三少爷客气了,陆公啊,操劳一生了。还有,三少爷,本次……跟你实话说,给陆公看病也有年龄了,这几个春日怕是难呐。刚一夏至,我就写信给师兄,想让她来探视陆公,师兄医术颇高,只是那兵慌马乱,至今尚无回音,周某对不住陆家的恩惠啊。”

姬枫固然微惊,却因自来坦荡为人,心下并不畏惧。见这蛟一双眼凝看着友好,眼中似无恶意,不由问道:“蛟兄星夜来访,不知所为什么事?”

       
陆子修安慰道:“与您一家相遇蜀地,亦是本人陆家幸事。生死祸福皆为命局,周先生言重了。您给二伯瞧病,凡事亲力亲为,陆家甚为感激。那么些春日……大家兄弟多少个,早有准备。”

那黑蛟听她如此说,尾巴一摆,连连点了三下脑袋,开口道:“数百年前,吾尚为蛇身时遭难,幸得恩公前世营救。前几天本人欲渡劫为龙,尚需恩公再助一臂之力,不知是或不是?”

       
房中的交谈声弱了,陆子修送走周瑜中后,带着外孙子陆元廷守在陆务观床前,寸步不离。

姬枫一怔。他当然无法得知自己前世所做之事,但思想若能助之渡劫成功,亦是一桩美事,当下点了点头。

      “去过,我去过了。”昏睡多时的陆务观突然梦呓。

黑蛟见她那样欢欣鼓舞,目露感激地续道:“恩公可有啥心愿?吾若成龙先生,当可使恩公志得意满,恩公尽可开口。”

      “爷爷!”陆元廷听到后登时转向陆务观,正要出发,却被小叔拉住了袖口。

姬枫沉默良久。他唯一所愿,自是陆家人防止于难,陆小姐死而复生,可那怎么得以办到?再者说,司马大人也已答应必得到真凶,是以报仇之事,却也无须劳烦那黑蛟了。

     
“元廷,外公近日甚少说话,此刻怕是有话想和要紧的人说啊,别骚扰外祖父,坐下。”

想到那里,他低落摇头道:“时光不能倒流,人死不可能复生,是以自己并无所愿。蛟兄尽可告知怎么样助你,在下不图回报。”

      大叔扼杀后,陆元廷也不佳再说什么,眼中满是担忧。

黑蛟见姬枫面容凄苦,似在强行克制着英雄悲痛,微微侧头,巨目忽地透出刺眼光彩,如同在那一刻已整整获悉了他的难言之隐,缓缓开口道:“恩公,生死之事,自有其道。固然我一朝为龙,亦难扭转乾坤,但假使时光逆袭,或可勉力一试。”

     
“琬妹,我去过了,四十年了,沈园春色如旧啊。你在天堂不知也有沈园可游?”比起雪地的悲叹,陆务观此刻的弦外之音温柔了很多。

3

       
“到底是本身对不住你,遥想新婚时您自己吟诗作对,找遍所有大宋,也没多少个有你那样才情的女士了。造化弄人啊,偏偏让你用那才情与我在沈园的青墙上写什么,诀别词。前些日子,我又去了四遍,那园子的紫藤萝,甚美,藤蔓与花朵萦绕不绝,我一看见就悟出了您……”陆务观的动静逐步小了下去,陆元廷也日益记起了陪祖父春游沈园的情状。

那一夜,姬府的管家尹常生做了个奇怪的梦。

       
“圣上,老臣有事禀奏,您可不可以一听啊。”陆务观的声音颤抖了四起,却又字字铿锵。

他梦见自己少爷跟她说自己要沉睡一段时间,短则一月,长则数年,让她不必忧虑。此时间内他可不饮不食而活,不必特殊关照。若此期间外界有其它变化,紧闭大门便可,当可保姬府和人们无恙。

       
“皇帝,老臣一介贡士,抗金之战祸不曾亲历。二十多年前,臣在大散关半年时光,算是唯一五次北上抗金了。近期国仇家恨,可大家大宋还有好多文臣武将玩忽职守,目光短浅呐。那时,大散关已被收复,要塞既夺,应攻长安。可惜王炎畏权,用人无方,前功尽弃啊。君王,臣老了,可大宋不可以再一隅偏安下去了。古有卧龙先生言‘亲贤臣,远小人’,亦是老臣之请,万望皇上三思。”

南陈清早,尹常生前往姬枫房中看看,见其仍在沉睡。少爷平常一定早起,那小时仍未醒来的确至极。

       
“二伯,您都重病不起了,那朝廷的事,能不可能别再想念。”陆子修在旁边听得痛苦,既委屈,又可惜,竟和陆务观对起话来。

尹常生一贯候到当日下午,始终不见少爷恢复。他前行仔细寓目,见姬枫面色如常,鼻翼亦有味道,掀开被窝一瞧,见其双手交握胸前,手中有一片黑黄色物事,大如手掌,看来像是某种大型动物的鱼鳞。

        “稼轩,连你也先自己一步,去了。”此刻,陆务观眼旁,泪痕不断。

她尝试唤了数声,甚至摇了几下姬枫的上肢,却根本无法将之唤醒。

       
“稼轩,你本身忘年之交,你小自己十五岁,怎狠下心来让自家送您西去?遥想第四回相见,你是什么热血的男士,手持利刃,在北伐阵线中恨不得第二个冲上前去刺破金兵。第二次遭受却是两鬓斑白之时了,你自我金华一会,相见,恨晚呐。你还想着给本人收拾住处,有啥样可修补的,你可曾有说话因为住处优渥而高枕无忧?你本身是同等的血雨腥风,就这么盼着,盼着,盼到自己闭了眼,都没盼出个结果。”

尹常生暗暗称奇,那才惊觉梦中所见只怕非虚。

        陆元廷在身旁听了漫长,不知几时,握起了伯公的手。

对尹常生而言,姬枫不仅仅是他的所有者,也是她的恩人。

图片 3

她过去家境贫困,曾因老母想吃肉包而盗窃,结果被官差抓个正着,被打得只剩余半条命,还要将他抓入牢中。当时姬枫正好经过,感念其孝义难得,遂慷慨解囊解了那危害,后又将他收入门中。

(三)示儿

老母过世后,他便径直在姬府侍奉,因工作踏实秉性纯良,近日已化作了姬枫最为看重和亲信的管家。

        雪停了,终于暴露几丝暖意。

尹常生即使不知少爷遭遇了什么样奇遇,但她既然吩咐,便偷偷下定狠心,不论多短时间,总是要守好自己少爷,直到她醒来。

       
陆务观醒了,醒来时看到她最热衷的外孙子陆元廷平昔握着团结的手,欣慰地笑了。

姬枫沉睡的第二天夜里,府中便生了情形。

       
“元廷,把你爹,伯父,叔父,你多少个哥们,都叫来吧。”陆务观此刻,格外平静,而陆元廷最怕的,就是那声嘱咐、那份宁静。

尹常生半夜醒来,惊见窗外大亮,犹如白昼。他和人们走出房屋自院中一瞧,见头顶上边竟飘器重重的火炬和燃烧的箭支——不、不是飘着,那显明是从院外掷进来的。只是却不领悟怎样来头,整个姬府上方就好像有一层无形的罩子,将持有勒迫任何牢牢挡在了外界。

       
“那日白露,我硬是出门,是因为……梦到了稼轩。”陆务观后日终是说出了原由。

尹常生想起少爷梦中所说的话,严令所有人不得开门,他协调则小心地经过门缝朝外望去,只见门外站着几十个黑衣蒙面人,其中有五个正在指挥着大千世界朝院内射箭。看那身形,他隐约觉得多少相熟,很像当年鞭打自己的那五个官差。

       
“稼轩有几首名作,为父也常给你们说起。‘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’,世道荒唐啊,堂堂七尺男儿,想拿起剑,克尽责守,只好在梦里?我梦到了稼轩,一盏孤灯下,反复擦拭着团结的剑,然后登上北固山,奈何,无处可用啊。”

4

       
眼看陆务观越说越痛心,陆子修接道:“岳父,辛公不不过一寸丹心之士,更是您的忘年知己,他泉下之灵,也不愿看到老爹那样痛心的。”

那一晚,江州司马宋振南的家庭也出现了好奇之事。

       
“可是,唯有他稼轩不愿,又有啥用?我何尝不是不得不在梦里过一过那杀敌的瘾,等一日梦醒,眼前全是惨淡。”

她那晚没有睡觉,似是在书房急迫地等待着怎样音信。三更之时,宋振南打了个呵欠,忽然望见屋内多了个身影。

       
“僵卧孤村不自哀,尚思为国戍轮台。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!”此刻,陆务观靠着床柱,气若游丝,任凭眼泪拍打,吟着和谐怅但是做的诗。

那人白衣胜雪,衣袂飘飘,肉体却若隐若现,好似一个灵体一般。更可怜的是,他身侧竟逐渐出现一团绿色的事物,竟是一条面目残酷的黑龙。

       
“外公!您别伤心,养好身体,等开春了,孙儿再陪您去沈园!孙儿也爱不释手沈园的春景。不仅是沈园,等天气再好些,大家继续北上,去泉城,去辛公的故里,再调头向南,直入都城汴梁。伯公,您愿和孙儿同去吗?”陆元廷不愿再克服下去,他再一遍握住了祖父的手,他怕祖父没有时间听到自己的希望。

翌日,宋府的人发觉老爷疯了。

       
“好孙儿,曾外祖父当然乐意了。去从前,伯公还想送你们一首诗。我通晓,我曾经写了太多示儿诗,训诫你们实在做人,踏实办事。雪晴之日,再作一首,岂不快哉?”

宋振南变得目光戆直头发凌乱,见到任什么人都会情难自禁发抖,口中只会说一句话:“龙……龙……别、别吃自己……”

        陆务观的响声越来越小了,陆家老小跪直了人身等待陆务观的教训。

而那晚突袭姬府的数名黑衣人,不知何故竟也自此信息全无。

       
“死后原知世事空,但悲不见九州同。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无忘告乃翁。”陆务观看着那满屋的孩子,眼神虽混沌,却还透着锋利的光,照在每一位陆家子孙身上。陆务观说完,渐渐合上双眼,陆府上下,被哭声淹没。

自此将来,尹常平生昔守着姬府。

       
“陆务观,陆务观,务外游而不知务内观。四伯望我前后皆参,可出人意料那‘游’字,在自身身上,却也是毕生颠沛啊。”

除却他自己,他不容许任何人进入姬枫房内。他对府中其余人称,少爷感染了难得的风寒,只好在房中静养,受不得一丝纷扰。

图片 4

一年后,江州发生了没有有过的科普瘟疫,姬府却安然无恙;三年后,一场出乎意外的地震夷平了三分之一个江州城,姬府虽处震中,却如故丝毫无损。此后又经历了很多次灾劫与烟尘,姬府便如深居简出般,玄而又玄地避过了装有的祸害,被城中人们誉为千年难遇的福泽宝地。

(四)流离

尹常生后来成了家,和妻儿一起住在姬府。他自幼便交代他的幼子,他的重任是看护一个人,一辈子医护,直到他醒来。

       
“爹,孙子要出动了,让外甥带上一本外公的稿本吧。”陆元廷整理好服装,拿起一本不起眼的底子,他只是想把伯公带在身边。

新生,尹常生的孙子对她的幼子,也说了一如既往的话。

       
“你这一去,也不知多长期能再次回到,更不知要去向何地。外祖父颠沛生平了,你还想让他流离不安呐?”,陆子修就像不愿岳丈的别样一点遗物离开身边。

5

       
“我这一去,说不定就能越过密西西比河,伯公虽又要颠沛了,可那是祖父最想去的地方。”话完,陆元廷便将书稿放进胸口。

时光荏苒,如光阴似箭。西晋永贞元年的一个迟暮,姬枫终于睁开了双眼。

        陆务观孙,陆元廷,为抗敌奔走呼号,身心交瘁而死。

一个正在帮她擦拭身体的人忍不住一声惊呼,随后又哭又笑地叫道:“姬……少……少爷,您终于醒啦!”

        曾孙,陆传义,与敌势不两立,崖山兵败绝食而死。

姬枫定睛一瞧,眼前那人的原形依稀有些相熟,却并不能想起已经在哪个地方见过,不由开口问道:“你是何人?现在是哪一年?”

        玄孙,陆天骐,战斗中舍身殉难,投海自尽。

“少爷,我叫尹千踌,现今是永贞元年。”

      (完)

“永贞?”姬枫迷惑地道,“永贞皇上是继承景龙国王之位么?”

翻阅&男人装&想法&武侠江湖专题联合征公公告|男神,你是还是不是还在红尘中颠沛?

尹千踌哑然失笑,“少爷,景龙到永贞之间已转移了五朝君王啊,您的管家尹常生……他是自己的太祖父。”

“这么说,我这一去,竟已有百年之久?”

姬枫愣了愣,心中五味杂陈,旋即也笑了,笑中带着莫名沧桑。

霎那之间,他想起了万分悠长梦里经历的全部。

黑龙将他驼在背上,于那浩渺河山间火速穿行,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不知行了多少路程,终于抵达一处所在。姬枫定睛一瞧,竟与江州城格局十足相似。

他到得城中,望见一所住房与陆府完全相同,正讶异间,却见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,一个明眸善睐的家庭妇女盈盈走了出来,正是陆家小姐陆月琴!

再一低头时,姬枫发现自己已骑上高头马来亚,胸前挂着鲜红的花丛,正走在迎亲的中途。

又一晃眼,听得身旁三个孩童打闹声,眉眼和和气丰盛神似,爱妻月琴正站在他的对面笑着看她,目光中极尽温柔……

在极度梦里,他遵守自己许很多次预期过的不二法门,完整而无憾地度过了一辈子。

6

姬枫醒来的第二天,尹千踌一早去他房中问安,发现她房中早已空无一人。

床铺上放着一张纸,纸旁还有一块指甲盖大的黑灰色物事,像是什么事物的鱼鳞。尹千踌拿起纸张一看,正是姬枫留下的亲笔。

尹千踌神速举办,见上面写道:感念尹氏百年相守,枫无以为报,唯将这家业尽数相赠,聊表寸心。自前天起,君可将之更名为尹宅。另此鳞片乃玄异之物,君可贴身佩戴,可保一世巴中。枫将出发与故友游历神州,他日有缘,自当再会,勿念。

尹千踌看罢书信,只觉心中百感交集,又微微痛楚。

她将那鳞片捧在手掌,见其隐约透出幽蓝的光。那幽光之中,仿若现出了一张张人脸。尹千踌仔细地瞧,看清那是团结回老家的生父和祖父,还有一张更为苍老的脸,他并未见过,但他通晓,那肯定是祥和的太祖父尹常生。

他俩好像都在对着自己笑。那笑容慈祥、欣慰,又象是带着如释重负的熨帖。尹千踌也情不自尽笑了,两行热泪无声滑落。

“大爷、伯公、太祖父!明日,千踌终于信守诺言,达成了重任,你们可以真正安息了。千踌……好想你们。”

门外传来了脚步声,尹千踌抬起袖子擦视网膜病变泪,将姬枫的书函和那鳞片小心地珍藏起来,没有将内容揭破给任何人知道。

经年累月随后,尹氏已变为江州最出名望和威武的家门,但姬府的匾额也依旧清楚地悬于江州城中。

尹千踌将尹家宅院修在了姬府旁,除却经常事务,闲暇之时,他协调多数日子依然住在姬府院内。

公子的屋子,自她距离那日直至现在,始终一尘不染。

尹千踌没有可疑过,那么些衣袂飘飘的白衣姬郎,终有一天,他会再也归来。

小编注:欢迎点击阅读《玲珑石》连串故事。

率先篇守诺石《玲珑石 ▏龙之鳞》

其次篇忠义石《玲珑石 ▏狼之铃》


焱公子

写有灵魂的故事,过有温度的人生